返回

第一科举辅导师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0章 番外二·宋若第1/2页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清明时分, 宋问带着宋祈前去给宋若扫墓。

    她是死在水里的,尸首捞出来之后, 便葬在了附近的山上。

    那里背临高山, 面向活水, 倒是一块风水宝地。当时宋潜花了大价钱买下。只是,让宋若孤伶伶一个留在这里, 多少觉得有些凄凉。宋祈与老夫人便一同,在附近买了个坟地。日后算作陪伴。顺便还将宋若生前住过的屋子也给买下, 闲暇时可以过来住住。

    他们去的时候是早上,因宋祈年事已高, 走走停停, 到的时候, 已经不早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 已经有人站在坟头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单衣,细雨蒙蒙中没有打伞, 肩头与衣摆都被打湿了。他身形高大, 体格健壮, 带着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    宋问提着篮子上前,看见他放在坟头的一簇菊花,说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宋祈在一旁道:“是我告诉他的。”

    宋问依旧瞥了他一眼, 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宋祈将酒在坟前摆下,站起身道:“我也去摘点花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撑着伞, 往远处走去。只留下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忽然想到来祭拜她呢?”宋问, “京城没有公务了吗?”

    许贺白:“总有做不完的公事。可是, 也没有非谁不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从京师到江南,需要多远的路程?他只是为了过来上次坟?

    宋问挑了挑眉,蹲下来开始烧纸钱。

    黄色的纸钱一张张燃烧,还有一些折起来的金元宝,宋问一起在盆里点了烧。

    因为下着雨,火烧得并不烈,宋问将伞遮过去一点,挡住火盆。

    许贺白转身要离开了,宋问喊住他。

    宋问半侧着身,看着他说:“或许这话没有意义,可是,她为什么,会想要嫁给你呢?”

    她身份尊贵,京城里多少名门子弟,谦谦公子,她都没有看上,却为何独独衷情一个乡下来的许贺白呢?她虽然单纯,却不是蠢。

    许贺白垂下眼想了想,说道:“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喜欢我。可能是我让她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林青山一役战胜而归,京师里一片回春之意。这意味着大梁兵力强盛,蛮夷再不敢入侵。

    被欺压了多年的大梁子民,终于挺起脊背骄傲站起。并用拳头和鲜血,回以当年他们遭受的苦难。是以陛下让林青山暂时留在京中暂稳局势。

    当时京区及各地多匪贼。陛下便给他指派了城郊的剿匪任务。

    许贺白跟着林青山做亲兵,也参与了那几次剿匪。

    此役自然又是凯旋。

    陛下在宫廷设宴开席贺喜,许贺白推辞未去。便因此事,宋祈喊他过去问话。

    宋祈的确是很关照他的。

    宋若恰巧撞见了他。她见过这位士兵许多次,便同他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宋若朝他道,“你怎么没有去贺功宴呢?在陛下面前漏个脸,可好过你打许多场战役了。”

    许贺白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:“不值得贺喜。所有的战争,都不值得贺喜。所谓的战果,不过是他人的骨血,建立起来的城墙而已。”

    宋若错愕愣在原地,许贺白先走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后来中秋宴的事情,许贺白真的不知道原来宋若喜欢他。

    这姑娘一直出现在他身边,但是他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林青山说:“这样可不行,你得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林青山的意思或许是找太傅说清楚,但许贺白理解了是找陛下说清楚,所以他去了。再之后,他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如今想想,他当时真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宋若嫁进来,对许贺白来说并没什么不同。最大的不同大约就是,他升迁更快了。

    林青山提携他,战友们会讨好他。他说不出,这是一件好事或是坏事。

    家中的事情,他全部交给家里的女人去操持。从以前起就是这样。他也从不认为,宋若会被人欺负。她可是户部尚书的女儿,怎么会被欺负?

    之后他便出征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